琴心三叠Morita

地铁上刚点开老福特准备刷今天的新粮,一抬头看见居老师,还以为自己魔怔了.......

猝不及防被说中心里想法的感觉

“而还有一种人.....她既不要求物质,也不要求精神,她分不清两万的包和二十万的包有什么区别,无论坐保时捷还是坐奇瑞QQ,都不影响她的自我感觉。她也不要求过多诗情画意的日子,不会给随便出去走走转转起个名叫'旅行'。

对她而言,没了什么都没什么大不了的,除了吃的饭喝的水和呼吸的空气,只有一样是生活必需品,就是要'了不起'。”



拿到@皇飞雪+飞雪连天。 大大的本子啦!原地转720度撒花庆祝!!!

自从成了镇魂女鬼,总是在工作中与赵处不期而遇......

再之后

@Crazy 你的推理......嗷

独孤毛巾卷:

一个虐的脑洞……因为沈教授活了一万年,可是赵处是个普通人(剧版设定)


————————————


    龙城这几年风平浪静,时光静谧地划过,偶尔有不大不小的案子,像一颗落入池塘的石子,溅出细小的水花,给这个地方带来一闪而过的慌乱,转眼又被人们忙碌而踏实的日常盖过,忙乱的脚步夹在一天天普通的日常中。


    特调处附近的水果店在短短几年里换上了规规整整的店牌,老板依旧是老实热情的模样,只是逐渐佝偻了背脊,比起卖水果,更多时间是躺在椅子上看人来人往,微微眯起眼睛,龙城大学有了新的教授,新的学子每一年都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周遭的景物轮转着新旧更替,一切都在不断变换着。


      赵云澜戒了烟,之后又戒了糖。


      一开始嘴里没点什么总是不习惯,他砸吧砸吧嘴,眼巴巴地看着沈巍,蔫了似的。沈教授从来都是说一不二,铁面无私,唯独对着赵云澜,那点冷冰冰的坚硬全都化成了温凉。


      “不行。”


      偏偏这次硬的下心肠。


      “哎不是我说,沈教授,黑老哥……”


      “身体要紧……我去给你拿药。”


      赵云澜试图伸手拉住沈巍,手上的吊针被扯了一下,他放下手。沈巍已经起身去找医生,赵云澜的手只能堪堪擦过他衣摆。


      赵云澜摩挲自己的指尖,叹了一口气,仰头看天花板。


     没几分钟,沈巍跟在医生后面回来。医生看了一眼吊瓶,低头看赵云澜的脸。


      “气色不错,恢复的蛮好的。”


      沈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眼神与赵云澜对上,他眼里温润干净,赵云澜偏过头去,装作风轻云淡地移开视线。


      “医生,他还有多久能出院?”沈巍问。


      “你是病人的儿子吧?”医生转过头来,“……老人家身子骨不错,可我们还是建议老人家多休养几天。”医生捏了捏沈巍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说。


      沈巍对着赵云澜笑了笑:“等我一下。”


      赵云澜摆摆手“去吧去吧。”
……


      “说实话,老人家这把年纪了还能熬过来,已经出乎我们意料了。我建议,如果你还想尽尽孝道的话……多陪陪他几天吧。,可能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


      “医生说你马上就能出院了,之后想去哪里?”


      “哎呦我去,总算是,这地方憋死我了,回家之后先给我弄点吃的,这几天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赵云澜絮絮叨叨,看着沈巍眼角的红痕,渐渐收了声,“你,哭了?”


       “不是我说,你哭什么?”


       “沈教授?黑老哥?”


       “哎哎哎,别哭啊!”


       沈巍紧紧抓住赵云澜的一只手,像是抓着珍贵的宝物,他低着头,把额头轻轻碰在两人交握的手上。温热的液体流过掌心的脉络。


     赵云澜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自己却先呼出一口气来。宽慰的话讲不出口,缠绵的话早已刻在心底,那些缱绻的情意在厚重的时间中沉淀发酵,早已心知肚明的结局此刻格外伤人。


    赵云澜不是神,他会老去也会死亡,那双黑亮的眼睛变得浑浊,里面再也照映不出整个世界的样子,那里头只能模模糊糊的装一个沈巍,很快最后一点光亮也会消失,什么也不会停留。随着时间的流逝,沈巍依旧年轻,而他垂垂老矣的手甚至不能主动给他一个拥抱。这是从一开始就知道的结局。


    “……你这几年带着我找各种方法,就是想让我活得久一点。”


    “可是沈巍,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


    “放手吧。”


     沈巍抬起头,眼睛通红。


     赵云澜拍拍他的手:“还攥着呢?我这手都麻了。”


    沈巍慢慢放开手,赵云澜甩甩手:“手劲真大,嘶……”


    沈巍赶紧捧住赵云澜的手:“弄疼你了?”


     “没有的事儿,我就瞎说。”


    赵云澜指尖轻轻擦过沈巍眼角,对方的眼睛里倒映出一个苍老的人,这个苍老的人不再帅气,不再年轻,眼里没有锋芒没有潇洒,可是对方看着他的眼神依旧同多年前一样认真缱绻,从来没有变过。


    “你说你这么好……”


    要我怎么舍得放手。


……


    这个没有怪力乱神的世界里,没有轮回,没有灵魂,没有下一辈子的承诺。沈巍一个人在一万年的时光里等到了他的赵云澜,又用短短几十年失去他。即使从一开始就知道分离,却仍然奋不顾身,而后时光漫长,他一个人走不完。


    恍然又是一年,龙城的人来来往往,有一个年轻人带着小小的行李,里面有一件老旧的冲锋衣,他像一个过客,经过换了新鲜血液的特调处,经过翻修整改的龙城大学,经过一个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小区,经过曾经和对方一起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回忆总是反复拉扯,好梦让人沉醉。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赵云澜了。


 

今天写瓶装水方案忽然就发现........哈哈哈哈哈........沙雕......客户爸爸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Priest真是一座宝藏

因为镇魂入坑,这一眼万年的虐心大戏把我虐了个整一周半出不来。于是,决定跳新坑,杀破狼看了32章觉得也是个很难自拔的坑,默读光看简介就知道是很难自拔的了……如此一来,我看了大哥。这是个十分十分好的故事,给人力量和温暖。

有生之年系列 来自香港tour

那智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