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心三叠Morita

老郑接新剧啦!当恶魔呼喊你的名字时!

温故而知暖 是以为佳作

重温了两部林秦同人

《修炼爱情》-浓烈的风雨加暗涌

《手术刀与小龙虾》-润口的加冰温牛奶


致老秦:

即使是孤单一人

也不会让你变得想象中那么坚强


即使是卿卿我我

也不会让你变得想象中那么柔软

明明这才是世间运行的基本道理,但好像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懂得。叹。

关于圈子的风气和tag的使用

Crazy:

    这是这次AWM这回读书笔记有争议的一个重点,昨天也有好几个回复都在纠结这点,所以我单独拿出来说。


    其实这个问题我很早就想写了。早在我写残次品广播剧评论,以及关于同人圈逆CP的讨论时,就有不少人回复我说:


    “太太你说出了我一直不敢说的。”




    当时我格外疑惑。这是什么情况,为何让人连话都不敢说了?


    直到这回我亲身经历了一次,才体会到当时给我留言的人的意思,原来这种事还真的会发生。




    具体到这回,有两点是很多质疑的声音会提及的:


    - 作品tag是粉丝圈,为什么要把负面评价的文章打tag放入粉丝圈,让只打算嗑糖的粉丝看了不愉快


    - 如果明知是会引起争议的,为什么不撤tag避战




    首先关于第一点,作品tag的使用。


    先不说我这篇笔记是不是负面评价(我自认这篇算是有赞有弹,正负参半),单说作品tag=粉丝圈这件事。


    其实这是一个领域界定问题。在我看来,作品tag是公共场所,凡是和这个作品相关的,都可以打tag。


    这个相关的含义很多,包括各种粮的种类:文、画、评,糖、刀、沙雕、正剧,各种声音意见,各种衍生:官配、拆逆、拉郎、AU……


    唯一的原则就是,作品相关。




    戳tag进来的,可能是这个作品的粉丝,也可能是只是看过,随便来找找粮看评论的,又可能是没看过,来提前了解一下的。


    如果自认为作品tag=粉丝专有,试图霸占统治整个作品tag的话题走向,让作品tag必须接受粉丝圈的规则约束,这不叫圈地自萌,叫圈地运动。




    那什么是自己的领域呢?


    自己的帖子,或者是小团体自建的tag。


    在有清晰表达的情况下,还进来唱反调的就是明显的KY了。


    举例,如果真的特别喜欢一个作品不接受不同的意见,不想被那些不喜欢的东西碍了眼,完全可以建立一个“XX最高不容置喙”的小tag,那就可以精准地实现圈地自萌、无人打扰了。




    根据这个原则,什么是作品tag不接受的?


    就是跟作品无关的东西,无关日常闲聊、撕逼、挂人……之前有好几次挂tag混战的,杀破狼的,魔道的。导致很多人进tag后看见满目苍夷乌烟瘴气,干脆直接点击退出。


    挂人就挂人,明明可以私信对撕,也可以发帖at人,为什么非要带着tag挂。是嫌在自己家里撕得不够尽兴,非要来公众场所吆喝一嗓子?


    最不能接受的是所谓的“占tag致歉”。知道要道歉,为什么还要占tag呢?表达一下自己明知故犯么?


    


    再说一下圈子的风气问题。


    不知何时起,圈子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潜规则:


    只能说喜欢,不能说不喜欢。


    只能称赞,不能批评。


    不能做对比,否则就是拉踩。


    以上不特指某一个作品的圈子,泛指所有同人圈。




    我第一次被告知这么多不可以的时候也挺懵逼的。


    什么时候,连“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不能说了?什么时候,连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都成大忌?


    至于对比和拉踩。哪怕你是这个作品的铁粉,但不意味着别人也是。大家都有自己的主观判断,为什么不能说出来呢?


    “我觉得A有几点不好,balabala。”


    “比起A,我更喜欢B。”


    “我觉得A的某方面比B要好。”


    这些都是个人的主观感受,有什么忌讳不能说的?你买杯奶茶还会说我更喜欢这家口味不喜欢那家口味呢。




    所有东西,高矮胖瘦,成绩收入,排名销量,文笔内容。只要存在在这世界上,都有可能被对比。


    对比一个是主观的感受,另一个也是以排名和差异给不熟悉这个东西的人一个快速了解的方法。


    比如“这家奶茶比那家奶茶更甜”就是一个非常快速有效的表述方法,如果这就是拉踩,那么是非要逼着说“这家奶茶含糖量XXml,那家奶茶含糖量XXml,所以哪家更甜你自己判断”才算是中庸融洽?


    不累么。




    如果上面的例子就是拉踩,那么不好意思,我真没觉得拉踩和对比是一个不能做的事。


    那如果你喜欢的作品在对比中被“踩”了,应该怎么做呢?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微笑着说:“没关系,就算是这样,我依然喜欢。”


    也可能关掉那帖,再另外写一篇我觉得我喜欢的作品好的地方,推广给更多人知道。


    这就够了。




    


    再说另一个话题,“如果明知是会引起争议的,为什么不撤tag避战”。




    持这种意见的人一般是善意的,认为tag是粉丝聚集地,说坏话被骂是很正常的事,如果不想遇到这种事就应该更谨慎行事。


    我很感谢这些人的善意,只是我的看法不太一样。




    首先,我不认为tag是粉丝专有的,具体原因上面说过,我不再敷述。


    而“说坏话被骂是正常的事”。不好意思,在我看来,因为说坏话,或者说表达了不同的意见而被骂,就算是当前常见的,但在我眼中既不正常,也不正确。


    每个人都有表述自己想法的权力,对于不同的意见可以讨论,但不能骂,不能人身攻击,也不能驱逐劝退。


    如果玻璃心看不得与自己不一样的想法,那么应该收拾好自己的玻璃心不去打扰别人,而不是试图去做圈管和控评。




    我知道中国人习惯中庸、和谐,不愿意出头,倾向于回避争执。尤其是被教育洗脑了这么多年,往往秉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是我不是这样想。就是因为太多人都为不合理的事情退让,所以才让现在所谓的粉圈文化横行。


    


    只要在我承受的范围内,我都会尽量做我认为正确的事。


    对这次来说,招来非议、甚至被挂被怼,都是我有心理准备,并且是我能承受的。


    我认为正确的事,就是人人都有发表言论的权力。


    有的时候,能说话的权力比说出的观点更为重要。




    如果彼此无法说服,那么相视一笑,点击退出。


    求同存异,互不打扰。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发言的权力。


    若批评没有自由,则赞美毫无意义。




    所以,在我看来。我有一个观点,你有一个不同的观点,大家讨论,或者关闭退出,彼此不打扰。这是我主张的。


    如果跑到别人家的帖子里发表相反的观点,这是KY,看主人家的脾气,确实有可能招骂。


    如果我有一个观点,你不同意,然后非要按头我接受你的观点,否则就驱逐,试图要我闭嘴、剥夺我发言的权力。这是我反对的。


    如果还进行人身攻击,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的想法是balabala”——这是我主张的。


    “你有什么权力这么说”“滚出XX圈”——这是我反对的。




    为什么一定非要要所有人都接受同样的观点呢?


    为什么不能接受有的人喜欢苹果,而有的人喜欢梨呢?


    多样性是一个组织或圈子长期健康发展的基础。


    百花齐放,礼貌尊重,求同存异,互不打扰——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圈子文化。




    当然,这也依然是我的个人想法,一家之言。


    但如果我这是一个小小的火星,我希望它可以点燃更多的小火星,让大家都敢于表达,宽容接纳,慢慢改变所谓的粉圈文化。


    希望那些因为被控评而不敢发表意见,继而黯然退粉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P.S.,关于这次读书笔记的风波,该回复的我在上一篇大回复里全都说了,剩下的我的个人主张也在这里充分阐述了。


    对我来说已经说得足够多了,如果不理解或不接受,我也没办法,也说不出更多的东西。


    我依然会在后续的读书笔记里表达自己的喜好和观感,不会退缩。我也不认为我能说服或者需要说服那些与我不同观点的人。


    就这样吧,到此为止。大家接下来该看书的看书,该吃粮的吃粮。


    大好时光,不要浪费在这些没结果的争论上。



地铁上刚点开老福特准备刷今天的新粮,一抬头看见居老师,还以为自己魔怔了.......

猝不及防被说中心里想法的感觉

“而还有一种人.....她既不要求物质,也不要求精神,她分不清两万的包和二十万的包有什么区别,无论坐保时捷还是坐奇瑞QQ,都不影响她的自我感觉。她也不要求过多诗情画意的日子,不会给随便出去走走转转起个名叫'旅行'。

对她而言,没了什么都没什么大不了的,除了吃的饭喝的水和呼吸的空气,只有一样是生活必需品,就是要'了不起'。”



拿到@皇飞雪+飞雪连天。 大大的本子啦!原地转720度撒花庆祝!!!

自从成了镇魂女鬼,总是在工作中与赵处不期而遇......

再之后

@Crazy 你的推理......嗷

独孤毛巾卷:

一个虐的脑洞……因为沈教授活了一万年,可是赵处是个普通人(剧版设定)


————————————


    龙城这几年风平浪静,时光静谧地划过,偶尔有不大不小的案子,像一颗落入池塘的石子,溅出细小的水花,给这个地方带来一闪而过的慌乱,转眼又被人们忙碌而踏实的日常盖过,忙乱的脚步夹在一天天普通的日常中。


    特调处附近的水果店在短短几年里换上了规规整整的店牌,老板依旧是老实热情的模样,只是逐渐佝偻了背脊,比起卖水果,更多时间是躺在椅子上看人来人往,微微眯起眼睛,龙城大学有了新的教授,新的学子每一年都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周遭的景物轮转着新旧更替,一切都在不断变换着。


      赵云澜戒了烟,之后又戒了糖。


      一开始嘴里没点什么总是不习惯,他砸吧砸吧嘴,眼巴巴地看着沈巍,蔫了似的。沈教授从来都是说一不二,铁面无私,唯独对着赵云澜,那点冷冰冰的坚硬全都化成了温凉。


      “不行。”


      偏偏这次硬的下心肠。


      “哎不是我说,沈教授,黑老哥……”


      “身体要紧……我去给你拿药。”


      赵云澜试图伸手拉住沈巍,手上的吊针被扯了一下,他放下手。沈巍已经起身去找医生,赵云澜的手只能堪堪擦过他衣摆。


      赵云澜摩挲自己的指尖,叹了一口气,仰头看天花板。


     没几分钟,沈巍跟在医生后面回来。医生看了一眼吊瓶,低头看赵云澜的脸。


      “气色不错,恢复的蛮好的。”


      沈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眼神与赵云澜对上,他眼里温润干净,赵云澜偏过头去,装作风轻云淡地移开视线。


      “医生,他还有多久能出院?”沈巍问。


      “你是病人的儿子吧?”医生转过头来,“……老人家身子骨不错,可我们还是建议老人家多休养几天。”医生捏了捏沈巍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说。


      沈巍对着赵云澜笑了笑:“等我一下。”


      赵云澜摆摆手“去吧去吧。”
……


      “说实话,老人家这把年纪了还能熬过来,已经出乎我们意料了。我建议,如果你还想尽尽孝道的话……多陪陪他几天吧。,可能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


      “医生说你马上就能出院了,之后想去哪里?”


      “哎呦我去,总算是,这地方憋死我了,回家之后先给我弄点吃的,这几天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赵云澜絮絮叨叨,看着沈巍眼角的红痕,渐渐收了声,“你,哭了?”


       “不是我说,你哭什么?”


       “沈教授?黑老哥?”


       “哎哎哎,别哭啊!”


       沈巍紧紧抓住赵云澜的一只手,像是抓着珍贵的宝物,他低着头,把额头轻轻碰在两人交握的手上。温热的液体流过掌心的脉络。


     赵云澜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自己却先呼出一口气来。宽慰的话讲不出口,缠绵的话早已刻在心底,那些缱绻的情意在厚重的时间中沉淀发酵,早已心知肚明的结局此刻格外伤人。


    赵云澜不是神,他会老去也会死亡,那双黑亮的眼睛变得浑浊,里面再也照映不出整个世界的样子,那里头只能模模糊糊的装一个沈巍,很快最后一点光亮也会消失,什么也不会停留。随着时间的流逝,沈巍依旧年轻,而他垂垂老矣的手甚至不能主动给他一个拥抱。这是从一开始就知道的结局。


    “……你这几年带着我找各种方法,就是想让我活得久一点。”


    “可是沈巍,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


    “放手吧。”


     沈巍抬起头,眼睛通红。


     赵云澜拍拍他的手:“还攥着呢?我这手都麻了。”


    沈巍慢慢放开手,赵云澜甩甩手:“手劲真大,嘶……”


    沈巍赶紧捧住赵云澜的手:“弄疼你了?”


     “没有的事儿,我就瞎说。”


    赵云澜指尖轻轻擦过沈巍眼角,对方的眼睛里倒映出一个苍老的人,这个苍老的人不再帅气,不再年轻,眼里没有锋芒没有潇洒,可是对方看着他的眼神依旧同多年前一样认真缱绻,从来没有变过。


    “你说你这么好……”


    要我怎么舍得放手。


……


    这个没有怪力乱神的世界里,没有轮回,没有灵魂,没有下一辈子的承诺。沈巍一个人在一万年的时光里等到了他的赵云澜,又用短短几十年失去他。即使从一开始就知道分离,却仍然奋不顾身,而后时光漫长,他一个人走不完。


    恍然又是一年,龙城的人来来往往,有一个年轻人带着小小的行李,里面有一件老旧的冲锋衣,他像一个过客,经过换了新鲜血液的特调处,经过翻修整改的龙城大学,经过一个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小区,经过曾经和对方一起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回忆总是反复拉扯,好梦让人沉醉。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赵云澜了。